课程分类

学堂资料
配套图书
加载中……
您的位置:天星学堂 >> 服务帮助

【时新话题】由金庸武侠小说谈写作

2013-09-30 16:05 来源:天星 点击:

 时新话题

【编者按】

    暑假过后,童鞋们接下来最期待的大概就是祖国的生日了,因为有长假七天可供我们“休养生息”。那么十一期间干点嘛有意思还不被老师、家长冠以“不务正业”的罪名呢?小编给你一个建议:看武侠小说!可能童鞋们,特别是男童鞋们都认为小编是在开玩笑,武侠小说都被家长、老师列为禁书,读之在他们眼里都属于冒“天下之大不韪”。呵呵,那么小编再给你个说服老师和家长的理由:读武侠小说,学好写作文。

以金庸武侠小说来说,其形式独特、情节曲折、描写细腻,可谓文笔传神;内容涉及文化、社会、历史等,可谓博大精深。细读之,你会发现武侠小说也是可以帮助我们写作的。

 

由金庸武侠小说谈写作

◎吴国梁

    金庸,原名查良镛,最知名的中国武侠小说作家之一,与古龙、梁羽生并称为中国武侠小说三大宗师。

    金庸著有“飞雪连天射白鹿,笑书神侠倚碧鸳”等14部武侠小说,内容雅俗共赏,无论是贩夫走卒,还是名门世族,都非常爱读。金庸的武侠小说中西合璧,既有浓郁的传统文化色彩,又融入了西方文学的写作技法,情节离奇,读来令人拍案叫绝。

    俗话说,外行看热闹,内行看门道。金庸武侠小说中有许多值得我们品味、借鉴的地方,比如其人物塑造方法、环境描写手法以及蕴涵的人生哲理等。下面,我们就来看看怎样将其拿来为我所用。

    

    一、燕云十八飞骑 奔腾如虎风烟举——人物塑造之情境烘托

    塑造人物是文学创作的重头戏,而人物的出场则是表现人物的重要环节,且看金庸笔下的大英雄乔峰在“少室山大战”之时的出场。

    一片喧哗叫嚷之中,忽听得山下一个雄壮的声音说道:“谁说星宿派武功胜得了丐帮的降龙十八掌?”

    这声音也不如何响亮,但清清楚楚地传入了众人耳中,众人一愕之间,都住了口。

    但听得蹄声如雷,十余乘马疾风般卷上山来。马上乘客一色都是玄色薄毡大氅,里面玄色布衣,但见人似虎,马如龙,人既矫捷,马亦雄骏,每一匹马都是高头长腿,通体黑毛,奔到近处,群雄眼前一亮,金光闪闪,却见每匹马的蹄铁竟然是黄金打就。来者一共是一十九骑,人数虽不甚多,气势之壮,却似有如千军万马一般,前面一十八骑奔到近处,拉马向两旁一分,最后一骑从中驰出。

                     (选自《天龙八部》第四十一回“燕云十八飞骑 奔腾如虎风烟举”)

    以上是《天龙八部》中人物出场最精彩的场面。燕云十八飞骑,奔腾如虎狼烟举,乔峰尚未出场,就已让众人屏息。在“一片喧哗叫嚷之中”,还可以清楚地听到“山下一个雄壮的声音”,是很明显的烘托手法;“众人一愕之间,都住了口”,非常有力地反衬了乔峰的豪气。接下来的场面描写动感十足,“疾风般卷上山来”可以想象来人的气势。紧接着写来人的矫捷,属于直接描写;继而写马的雄骏,则是以马衬人,属于间接描写。金庸借鉴了戏剧舞台的表现手法,未见其人,先闻其声;最后“前面一十八骑奔到近处,拉马向两旁一分,最后一骑从中驰出”,则完全是戏剧舞台上主角出场的路数,乔峰的形象,由群雄来衬,由骏马来衬,由燕云十八飞骑来衬,层层烘托,如长江叠浪。于是,几乎没有直接在乔峰身上倾注多少笔墨,就使他折服了初次见面的虚竹,也折服了无数的读者。

    读罢以上选取的文段,同学们是不是有似曾相识的感觉?下面我们来看《红楼梦》“林黛玉进贾府”中王熙凤的出场。

    一语未了,只听后院中有人笑声,说:“我来迟了,不曾迎接远客!”黛玉纳罕道:“这些人个个皆敛声屏气,恭肃严整如此,这来者系谁,这样放诞无礼?”心下想时,只见一群媳妇丫鬟围拥着一个人从后房门进来。这个人打扮与众姑娘不同,彩绣辉煌,恍若神妃仙子……

    王熙凤的出场和乔峰的出场何等相似啊,作者营造了一个众人“敛声屏气,恭肃严整”的场景来烘托王熙凤——不见其人,先闻其声,使王熙凤的形象跃然纸上,可见此手法对人物塑造的功效。

    同学们在日常写作中,也可以运用此手法,但,该怎样运用呢?下面我们来看一个例子。

    风载着遥远的回音,追着梦的翅膀,在亘古不变的神话里寻找一个金碧辉煌的王朝。她是史册里深藏的墨迹,带给人无法言说的美丽和忧愁;她是云彩里镌刻的记忆,留给世间难以忘却的厚重和大气。灿若宝剑上镶刻的星辰,明若皇冠上烘托的太阳,一袭轻纱下的曼妙舞蹈,摇醒了一个盛世的传说。古老的箜篌开始变奏,黄钟之钟、大吕之声直贯苍穹。是你吗,唐朝?

                       (摘自2007年高考山东卷满分作文《永远令人陶醉的王朝》,有删改)

    作者以拟人化的手法来写唐朝,且没有一开篇就让“唐朝”出场,而是如乔峰出场似的,设置了多重情境来烘托渲染。文段中“深藏的墨迹”“云彩里镌刻的记忆”“厚重和大气”“宝剑上镶刻的星辰”,还有“皇冠上烘托的太阳”“曼妙的舞蹈”,无不冲击着读者的视觉神经,让人有一看究竟的冲动。这是哪个王朝呢?相信所有的读者都会有这样的疑问。对比一下乔峰出场的那段,“这是哪个王朝呢?”是不是很像少室山上群雄的疑问——这一句话盖过无数人的声音、疾风般卷上山来的人到底是谁呢?答案最后揭晓,来人正是乔峰——情境层层渲染之后,主角才出现。《永远令人陶醉的王朝》也是这样,在情境层层烘托之后,主角才出现。

   

    二、败垣围故井,曾是人家——环境描写之推动情节

    谈完人物,我们来谈谈环境。典型人物总是存在于典型的环境中,环境不仅仅用于给人物提供一个容身之地,它还有更重要的作用——推动情节。

    大多数人看武侠小说都被它的人物、情节所吸引,经常忽略人物所处的环境,其实,好的环境描写,常常可以包含丰富的内容。比如:交代事情发生的地点或背景,增强事情的真实性;渲染气氛,烘托人物的心情,寄托作者的思想感情;推动情节的发展;深化主题等。所以,环境描写绝不是可有可无的闲笔,不可等闲视之。下面来看《射雕英雄传》中的环境描写。

    钱塘江浩浩江水,日日夜夜无穷无休地从临安牛家村边绕过,东流入海。江畔一排数十株乌柏树,叶子似火烧般红,正是八月天时。村前村后的野草刚起始变黄,一抹斜阳映照之下,更增了几分萧索。两株大松树下围着一堆村民,男男女女和十几个小孩,正自聚精会神地听着一个瘦削的老者说话。那说话人五十来岁年纪,一件青布长袍早洗得褪成了蓝灰色。只听他两片梨花木板碰了几下,左手中竹棒在一面小羯鼓上敲起得得连声。唱道:“小桃无主自开花,烟草茫茫带晚鸦。几处败垣围故井,向来一一是人家。”

                                           (选自《射雕英雄传》第一回“风雪惊变”)

    读了这段,你会发现其中蕴涵着多重信息——时代,是古代,具体说是南宋年间(从“临安”可以看出);时间,是八月,还是傍晚;地点,是乡村(牛家村);社会形势,战乱中暂时的宁静,同时暗示,这种宁静可能很快就会被打破。另外,据金庸自己说,之所以在《射雕英雄传》的开头设置一个说书的情节,是因为中国古典小说发展有一个很重要的阶段——话本小说,他在这里设置一个说书人意在向对中国小说发展有重要影响的历史致敬。

    所有这些环境描写,都为后来杨铁心、郭啸天等人的出场做足了铺垫,也推动着小说情节的发展。

    对于同学们来说,适当地运用环境描写可以非常有效地增强文章的表达效果,在每年的高考中,经常会有考生因为优秀的环境描写抓住阅卷老师的眼球而得高分。下面我们来看一个片段。

    太子的身影已在远方消逝,易水的河床还依稀可辨,毫无暖意的狂风吹着车辕上的旗子,车轮因为车子的起伏而吱吱作响,我看了一眼舞阳,他也在望着易水的方向。高渐离的歌声又在心头响起,我的豪气亦在胸间奔涌。

    ……

    路旁时常有饿死的人的尸首,小村中常见兵士劫掠后放火的浓烟,瘦弱疲惫的农人挣扎着在田间劳作,寒风从倾塌的墙垣边吹进贫寒的人家,吹在命如蝼蚁的百姓身上。战争、杀戮带来了无边的灾难。

                                    (摘自2002年高考山东卷优秀作文《刺秦》,有删改)

    第一段环境描写交代了主人公所处的时代,成功地渲染了“风萧萧兮易水寒,壮士一去兮不复还”的悲凉,将荆轲内心的悲壮表现得淋漓尽致,直接推动了接下来的刺秦情节。第二段环境描写重点表现的是战争、兵祸与杀戮带给百姓的苦难,如此,个人的悲愤就变成了百姓的悲愤,民不聊生的社会状况悄悄改变了“我”内心的感受,为下文“我”毅然放弃刺杀秦王这一情节埋下了伏笔。从这个意义上讲,正是这一环境描写,让“我”放弃刺杀秦王成为了事实,属于典型的环境描写推动情节发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