课程分类

学堂资料
配套图书
加载中……
《时政微刊》12月第1周

热度:56
往期:
专辑:

中国强化钓鱼岛管控“三步走”

  • 来源:网络  |  发布时间: 2013-12-03 14:23  |  评论(-
  •  

    钓鱼岛上空的天平正发生逆转。11月23日,中国空军两架大型侦察机,以及预警机与多型战斗机,呼啸着向东海上空飞去,开始了东海上空的空中巡逻。

    这一天中国空军的行动极具历史意义。

    当天,中国政府发表声明,宣布划设东海防空识别区,并发布航空器识别规则公告和识别示意图。声称“对不配合识别或者拒不服从指令的航空器,中国武装力量将采取防御性紧急处置措施”。

    划设防空识别区是国际通常做法,目前已有包括美日在内的20多个国家划设了防空识别区,日本的东海防空识别区距离中国海岸线仅130公里,其北部防空识别区距离俄罗斯领空最近只有50公里。

    尽管如此,中方的这一常规举动,依然吸引了外界的高度关注,甚至有外界舆论认为“中国打响了争夺钓鱼岛制空权的第一枪”。

    如此解读,很可能夸大了中方的意图,但其针对性是不言而喻的。

    自去年9月10日日本正式宣布所谓“国有化”钓鱼岛以来,中日围绕钓鱼岛的博弈拉开序幕。用美国人此前告诫日本人的话说,“日本扣动了中日神经战的扳机”。

    日本宣布所谓“国有化”当天,中国政府即公布了钓鱼岛及其附属岛屿领海基点基线。这意味着中国反制措施的全面启动。梳理这一年多的中日拉锯战,中国的反制思路清晰可见,措施有理、有利、有节,“后发制人”体现得淋漓尽致。

    由主权宣示转向执法管辖

    2012年9月10日的前几天,日本政府实行所谓“国有化”钓鱼岛不可避免。

    中国外交部的大楼内,外交官们显得异常忙碌。在一次例行的会议上,脸色有些疲惫的外交官露出了笑容,他向在场的中国媒体作出承诺——中国政府的反制措施不会令大家失望,请拭目以待!

    接下来的一系列组合拳,猎猎生风,有声有色,确实没有令国人失望。

    10日当天,中国政府公布钓鱼岛及其附属岛屿领海基点基线。11日,国家海洋预报台正式发布钓鱼岛附近海域的海洋环境预报,中国七颗在轨气象卫星每隔15分钟扫描一次钓鱼岛及附近海域。与此同时,11日,中国海监46、中国海监49船抵达钓鱼岛外海待命,14日清晨,中国六艘执法船组成两个编队驶入钓鱼岛领海,宣示中国在钓鱼岛的主权。

    这仅仅只是个开始。之后中方执法船进出钓鱼岛之频密,大大出乎日方当初的估计。这一点,在日本媒体的报道中显露无遗,日方官员确认当初低估了中国维护钓鱼岛主权的决心,中国的反制力度与强度大大超过日方的预计。

    “想来就来,想走就走。”中国有关人士如此形容中国政府的维权行动。不过,中国执法船前往钓鱼岛并非外界所想象的那般“潇洒走一回”,几乎每一次都伴随着跟日本海上保安厅船只的激烈对抗。钓鱼岛附近海域最多时集聚了双方舰船超过100艘,海面上的较量不亚于“一场小规模武装冲突”。

    在中国海监船巡航钓鱼岛过程中,日方曾违反国际航行规则,近距离对中国舰船采取穿越、夹击等危险的航路管制行为,最近时距中方船艏已不足10米,并伴有强光照射等挑衅行为,企图以此吓阻中方正常的海上维权执法活动。

    这是一场意志的对决、耐力的对决。很快,日方舰只的围追堵截显得捉襟见肘,疲于应付。至2013年9月10日,在日方非法宣布“国有化”之后整整一年时间内,中方船只在钓鱼岛领海内巡航59次,领海内连续巡航最长28小时36分钟,最近距离钓鱼岛0.28海里。

    这组数据意味着什么?日本单独管辖钓鱼岛的现状已经被打破,形成了双方共同管制的既成事实。这是一个量变到质变的过程。如果这个质变的过程有一个节点,那去年10月30日中国四艘海监船在钓鱼岛领海内对日方船只实施强制驱离措施算得上一个。

    之后,在中方发布的声明中,“驱离”两字频繁出现,这意味着中国政府公务船在钓鱼岛海域由以往的主权宣示性巡航,转变为有效执法管辖巡航。7月26日,印有“中国海警”新涂装的中国执法船代替了海监、渔政等常规执法船,更是加强了中国对钓鱼岛执法管辖的力度。

    由海上巡航转向海空立体

    事实上,自中国政府公布钓鱼岛及其附属岛屿的领海基点基线后,中国政府在钓鱼岛有效实施管辖权的步伐就从未停止过。随着中国政府执法船在钓鱼岛海域实现常态化巡航,在空中打破日本的管辖就是迟早的事情。

    这一步来得很快,也来得很巧。

    2012年12月13日10时许,中国海监B-3837飞机飞抵钓鱼岛领空,与正在钓鱼岛领海内巡航的四艘海监船会合,首次在钓鱼岛开展海空立体巡航。

    “这是一次空中偷袭。”日本有媒体惊呼。据事后日本媒体透露的消息,这架小型飞机躲过了日方雷达进入钓鱼岛上空,盘旋将近一个小时,等日方反应过来后,中国海监飞机已经完成巡航任务。

    日本媒体认为“这只是一次空中试探”,并将责任归咎于日本自卫队情报部门不能及时发现。将此视为试探,显然低估了中方的决心和毅力,这其实是开启了钓鱼岛空中管辖权的“争夺战”。

    中国海监飞机第二次飞抵钓鱼岛空域是当月22日,日本航空自卫队如惊弓之鸟,出动6架F-15战斗机起飞拦截,可谓兴师动众。

    接下来的一个空中动作,则令日本的表现颇为失态。

    2013年9月9日,日本防卫省透露,当天在钓鱼岛以北约161公里处发现一架不明国籍的无人机。事后,日本判断这是一架中国军方的“翼龙”无人侦察机。随着日本媒体的炒作,“中国无人机入侵日本”的话题不断发酵,有日本媒体引述防卫省官员的话说,“日本考虑击落中方无人机”。

    日方“击落无人机”的表态,引发国际社会的普遍担忧。中国军方的态度亦十分明确——击落中方无人机是战争行为。中国军方一锤定音的表态,令日方立即冷静下来。

    中国军机接近钓鱼岛,其实不是新闻。在公开报道的资料中,2013年1月10日,一个中国战斗机编队在钓鱼岛以北方向飞过,但并未进入钓鱼岛领空。

    明眼人能发现,中国的维权行动尽管坚定,但方式方法还是给日方留有一定余地,比如中国军机目前尚未直接飞越钓鱼岛领空。这表明中国在钓鱼岛管控权争夺上十分把握分寸,遵循“对等威慑原则”,视日方的言行来决定自己的维权方式与力度。但从日方的种种过激反应来看,中方的良苦用心显然是“奈何明月照沟渠”。

    后面不断发生的事情,就不再那么令人意外了。11月16日,日本防卫省统合幕僚部发布消息称,当天下午一架中国的“图-154”电子侦察机飞抵钓鱼岛以北约150公里空域,这是日本防卫省首次公布发现“图-154”飞行的消息。

    这架外形酷似客机的大型侦察机出现在钓鱼岛附近,蕴含着更丰富的信息——钓鱼岛空域的管控权处于随时被易手的境地,中方等待的只是机会。

    中国军方由幕后走向前台

    回顾这一年多的过程,可以发现,中国军方从幕后逐渐走到前台,由钓鱼岛维权的后盾开始成为维权的主角,这是一个令对手深感棘手甚至畏惧的质变。

    据消息人士透露,以往中国政府公务船在钓鱼岛海域维权时,中国军舰只是远远地航行于某处,给前方没有武装的公务船提供更多的是安全感,并且这种存在同样以日方军舰出现的远近频率艘次为前提。

    但随着局势的发展,日本不断加大赌注,并且越来越倾向采取军事冒险。

    在今年10月份日本参议院的一次会议上,安倍明确将中国列为日本安全的威胁。这显示日本在政治上已经将中国视为“敌对国家”。接下来,日本自卫队在冲绳附近海域举行了3.4万人参与的大规模三军联合演练,演练科目包括“两栖登陆”“夺岛”“反舰”“封锁水道”等,剑锋直指中国,连演习脚本都是按照“钓鱼岛作战方案”的同等规模设计的。

    从这个角度看,中国军方走向前台既是大势所向,也是形势所迫。2012年10月16日,中国海军北海舰队7艘舰艇组成的编队与钓鱼岛擦身而过。12月10日上午,中国东海舰队一个编队在完成西太平洋远海训练后返回途中在钓鱼岛附近海域巡航。2013年4月17日上午,中国南海舰队一个远海训练编队在钓鱼岛附近海域巡航。

    至此,中国海军三大舰队全部完成钓鱼岛附近海域的巡航。当中国舰艇编队经过钓鱼岛附近海域时,舰上全体将士面向钓鱼岛方向行军礼致敬,气氛之凝重,士气之高涨,令在场者无不动容。显然,在对日钓鱼岛斗争中,中国军方始终保持蓄势待发。

    不过,中国军方始终坚持有理、有利、有节的原则,既表明立场划定红线,也留有一定余地。11月23日中国政府宣布划设东海防空识别区就是一个鲜明的例子。

    中国国防大学教授孟祥青说,“我国划设东海防空识别区,符合国际通行做法。”中国军事专家尹卓少将认为,当前和今后一个时期,我国安全环境复杂。“东海防空识别区的划设,正是基于这一形势的发展要求,是维护领土主权和安全的正当合法之举。”

    据外媒报道,在中国划设后的第三天,美军两架B-52轰炸机进入中国东海防空识别区,且没有向中方通报飞行相关情况。这是美国的一种“示威”,更是对日本的一种支持。这正是尹卓少将所说安全环境复杂的一个重要方面。

    香港《南华早报》以“切香肠”一词来形容中国在强化钓鱼岛管控权上的作为。如果这一比喻贴近实际,那么可以认为,中方划设东海防空识别区很可能是为“切下更大一块香肠”做铺垫。

    评论(-